繁体中文

     冰雪山水画赏析

  幽谷雪韵之一(250cm*200cm) 

 入选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主办的

“第十届中国艺术节全国优秀美术作品展"(最高奖)。


                 



 

作品解读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作品解读
作品解读

作品解读

                            冰雪无声·岁月有情

                范杰与当代中国画冰雪山水创作

                                              文/刘士忠

       范杰是一位兼有功力和修养的艺术家,近些年来他在中国画特别是冰雪山水画方面取得了显著的成就,中国疆域幅员辽阔,河山四季分明,既有桃红柳绿,惠风和畅的春天;更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冬季。景色变化多样,气象万千,可谓物华天宝、人杰地灵,江山多娇。艺术是现实生活和艺术家内心情感交融的反映,作为以表现自然山水为主要内容的中国山水画,也以其题材内容的丰富性,表现了祖国大好河山的季节变幻和气候的多样性,冰雪山水就是其中的一枝奇葩。

       冰雪山水作为题材,在中国传统文化史上有着重要的位置,在诗词歌赋中被大量描写,留下了难以计数的吟诵篇章;在山水画中也有着悠久的历史传统和丰厚的文化积淀,中国美术史上几乎所有山水画家都画过冰雪山水。每当冬天降临,万物入睡,大地一片寂静,此时天降大雪,大地原野皆银装素裹,分外妖娆,“忽如一夜春风来,树万树梨花开”,真是江山如画。雪中的山河一切皆显得晶莹澄明、虚静空寂,这与追求素净清雅、淡泊名利的文人墨客在心理上暗合,引得画家们纷纷用画笔去描绘这晶莹玉洁的世界,有的甚至就以冰雪山水作为个人的创作主题,将主要精力用于冰雪山水画的创作与研究,取得了令画坛瞩目的成就,当代著名画家范杰先生就是其中的重要代表人物。

    范杰是山东人,生长于泰安,生活于淄博,这两个地区属于山东腹地,这里四季分明,山川如画,传统文化氛围浓厚,民风温厚淳朴,民间文艺丰富多彩,在齐鲁大地乃至全国文化圈中占据重要位置。生于泰山府邸的范杰自幼即受到以儒家为主的传统文化的熏陶和山川大地的哺育,就对中华传统绘画尤其是冰雪山水有着独到而深刻的认识与感悟。
    范杰的冰雪山水在图式上由写生入手深入生活大胆探索,这与他的祖先、同样也擅长冰雪山水的北宋初期杰出的山水画家范宽在创作观上是一致的。史载范宽“画山水始师李成,又师荆浩。山顶好作密林,水际作突兀大石。既而叹曰:'与其师人,不若师诸造化。'乃舍旧习,卜居终南、太华,遍观奇胜,落笔雄伟老硬,真得山骨,……又好画冒雪出云之势,尤有气骨。”“居山林间,常危坐终日,纵目四顾,以求其趣,虽雪月之际,必徘徊凝览,以发思虑。”而范杰同样也是在师法前人、师法传统的基础上,继而师法造化,到大自然中去观察体验,为此他仅两年内专去那些有雪势宏大的地方,“五去新疆,七去东北”,常在那些大雪纷飞、冰雪覆盖的地区,顶风冒雪,倘佯在山野中,徘徊在雪原上,面对晶莹玉洁的大好河山,他心境澄澈,寂静地观察、体验大自然的神奇造化和雪天气候的微妙变化,细细地感悟这种造化和变化所带来的生命体验和所形成的形式美,并从中获取自己所需要的冰雪山水的素材和艺术语言,真正的艺术家多于痴情,感情的自然流露,他在冰雪世界里找到情感的共鸣与升华,冷逸孤寂而蕴含清雅,非同寻常的给无情的冰雪赋予生命,归后又沉下心来慢慢咀嚼、消化写生观察所得。向前人和传统学习,与同辈同行交流,同时又加强自己的文学修养,刻苦研读古今文艺经典名著,以此来丰富个人的胸襟,提升自己的审美情趣与能力,将笔墨的锤炼与独特的审美观和内在的修养融为一体,最终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充满人文内涵的绘画面貌。

       范杰的冰雪山水创作呈现两种图式:一是全景式的宏大山水,二是边角一隅的小景构图。前者为主题性创作,画幅巨大,结构严谨,在构图布景上吸取宋人尤其是北宋山水图式,呈现出一种宏阔博大的场景,具有显著的地域特征。手法上有写生、观察获得图式,从一固定的视角切入,展开宏大的布局,画面上起伏高耸的峰峦、高低曲折的坡地原野以及点缀于其中的建筑,画中的高山雪原与天空相连,好似在与日月对话,让人感觉天际宇宙是那么神秘遥远,残破的长城,受尽了磨难,历经沧桑岁月早已失去了昔日的容颜,但一砖一石都有着无限灵感,于是构成了壮阔的山水图式。与当下某些专门以造境为能事的冰雪山水画家不同的是,范杰将这种真实的场景与意境中的胸中丘壑和个人的审美观相融合,形成了富有个性色彩的艺术语言,有别于他人的冰雪山水图式,让人们观之耳目一新,具有很强的艺术震撼力。后者多是即兴之作,有的是写生图稿的稍作整理,有的干脆就是写生的现场画稿,而更多的是意兴来临时的遣兴之作,作品尺幅相对较小。图式上则变崇山峻岭的大场景为局部特写,突出其对某一景物的独特感受,手法上较之前者要灵活随意得多,更能见出熟练驾驭笔墨的能力和处理细节微妙变化的熟练技巧。

    自古以来,冰雪山水画意境讲求空寂、荒寒,所谓“冬景惨淡如睡”,表现的是一种万物肃杀的景象和萧寒孤寂的心境。但范杰的冰雪山水却表达了一种对自然的爱及其独特感受,一种贯穿于对自然界的感悟与对万物的敬仰。他的作品在幽远、沉静、空寂的表象下,深潜并蕴含着大自然的勃勃生机,使肃杀的寒冬充满了生活的情趣和生命的气息。可谓是“山骨树骨雪融融,杂草碎石冰之中,看似清冷天地寒,却有绿意迎春风”。其创作追求的是崇高、壮阔、博大、雄浑、苍凉的审美意境,表现出一种冷美与悲壮之美,具有一种时代的精神。他通过在画面主要位置构置一些或长城的残垣断壁,或农家的败墙院落,或山中的寺院庙宇,或乡镇的房舍,或绵延逶迤的长城,或边防哨所等建筑,还有那古老幽深的小巷中,不规则的石板石阶,被冰雪遮掩得只露出脊梁,低调如它,甘做人梯从不张扬。让人们仿佛看见曾经堆砌的小雪人仍未融化,隐约记得巷子的尽头就是自己的家园,以及对其或细致入微,或简洁概括的描绘,刻画了不同的艺术形象,表现了一种精神的内容和对逝去的岁月与文化的追怀,从而传递了一种人文的关怀。画面上那种敦厚博大的气势和丰厚的文化内涵,与他所深受浸染的齐鲁文化相契合;那种纯净洁雅的韵致又与讲究虚无素淡、清净无为的道家思想相遥接,使作品内容显得丰厚,主题也得到了深化,使冰冷、空寂的冰雪山水更多了些人文的信息,他的作品表述出了静、净、境,画面中不加任何人物飞禽走兽等,给观者以无限想象的空间,从而提升了作品的文化格调。这也与当下某些画家单纯地就雪景而画冰雪山水,作品主题不明、文化内涵不够丰富有着明显的、质的区别。
    范杰还有一种类似花鸟图式的冰雪创作,作品多写隆冬时节河岸湖畔水边池塘中天色昏暗、大雪积压、芦荡凋零的景色,意境荒寒冷逸。这让人想起北宋的某些雪景花鸟作品,静谧、幽寂中蕴含着生命活力,反映了画家对生命的热爱。

       一位优秀的画家是沉淀出来的,要耐得住寂寞,优秀的作品,达意的创作,需要高超的艺术表现语言和技巧做保障,在这方面范杰同样有着不同于他人的独特手法。作为一位优秀画家,范杰就学于专业美术院系,受到过严格的造型基础训练,在艺术上有着很强的状物造型能力和敏锐的艺术感受力,这为他在写生或者创作时观察物象,把握形象,经营画面,表达感受等提供了有力的技术支持,也使他游刃有余地对所画物象做深入地刻画,并借以微妙地表达个人的主观情感与内心世界。因此他的作品得到了很多专家学者的认可和众多美术爱好者的喜欢,他仅2012年度在中国美协主办的全国中国画展览中荣获四次大奖,这在美术界也是十分罕见的,今年中国画《幽谷雪韵》入选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主办的“第十届中国艺术节全国优秀美术作品展”,所以在泰安鲁岳第九届艺术品拍卖会上,有收藏者送拍的一幅八尺整张范杰中国画作品《天哨》,以120万的价格落槌并不是偶然。

    冰雪山水的描绘,在古代往往采取“借地为雪”的方法来表现雪天的景象。所谓的借地,就是借用宣纸或者绢的白色质地,在其所画物象周围通过渲染或者烘染的方法,来染天染地染水,未染的部分即为雪,而所画的部分则尽量少皴擦,少刻画,着墨不多,即所谓“意多渲染不多皴”。范杰在继承古人这一优良传统的基础上,结合写生、观察所得,形成了细致的笔法与写意的墨色相结合的独特手法。具体创作时,他用其所擅长的细致入微的笔法和丰富多变、冷暖相宜的墨色,对山川景物做详尽的描绘,对其中的建筑等进行深入细致的刻画,然后再薄施淡彩,层层晕染,留出片片空白,意为积雪。天空则由浓渐淡,多次烘染,既有丰富的层次和色阶变化,又增强了所画景物的空间感,而画面雪意盈盈,疏朗而空灵,具有时代感和鲜明的个性,也形成了他自己独到的艺术语言与特征。相信范杰在今后的艺术道路上会有更多的精品佳作问世。


                                                                                              

                                                                    2013年7月28日于北京                   

      刘士忠著名美术史论家、人民美术出版编辑室主任、编审,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在冰天雪地里栽种精气神

                读范杰先生其画其人

                                  文/张洪兴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说的是一种遗传规律,在冰天雪地里栽种精气神,定能收获一些令人惊喜的宝贝,这是一种从主观到客观的转换,是情景的交融,是神形转换使然,是一种变异,是一种创新,一种不可多得的东西。最近,读了《范杰中国画作品集》等作品,看到了一个熟悉亲切,冰天雪地里躬行的身影,一个身影里展现出的精气神,一幅幅精气神中展现出的生动作品。

       艺术是相通相融的。范杰的冰雪山水显然受到了他刻瓷的影响。多年以前,范杰以刻瓷而有名,是国内著名的刻瓷家,其肖像刻瓷作品多次作为国礼赠送到国外政府首脑政要的手里。几年前,金秋十月,他用了近一个月的时间,给我刻了一个肖像瓷盘,他说:“这是我最得意的瓷盘之一,今后,我要转了,转向山水画上!”在我有些怀疑的时候,果不其然,几年后,2012年,他就连获全国四项大奖,一下子蜚声国内外,“从哪里冒出来这么个人物?”一些不知情的人问。

       肖像刻瓷中特别讲究线条,一幅肖像正是在无数刀刻、无数点连成的线中,逐步显现出来的,这由点连线的功夫使范杰成为了布线高手。正是这一点,使范杰完成了由刻瓷转向冰雪山水创作的华丽转身,短时间内受到国内外的关注,成为了著名画家。

       我们知道,中国画的主要造型手段是“线”。“线”在中国画家的笔下极富有表现力,许多纷繁的事物,仅仅通过几条富有生命力的“线”就能表达出来。艺术家通过在创作中积累出各种不同的“线”,抒写自己的胸怀,描绘心中独有的山川佳景。“线”在作品中是极其重要的一个元素,“线”应用的好坏,直接影响一幅作品的优劣,因此,中国画家穷其一生追求富有生命力的“线”,很多优秀的画家,就因为能成功地驾驭简单却含义无限的“线”而成为大家。师法自然也许是范杰做到画线精准、精到的秘诀之一。他在两年内曾五去新疆,七去东北,在冰天雪地里徜徉山野,踏遍雪原。我们看他的画作,似乎能看到一个在冰天雪地里躬行的身影。大自然的神奇造化,细微变化,变成了他神奇的线条,美妙的形象,形成了他倾诉感情的形象语言。

       范杰生于泰山脚下,长期生活于淄博,泰山的巍峨雄壮和开放的齐文化赋予了他坚毅、开放、壮阔、宽厚的气质,而这些气质无疑深深地影响着他的创作。

       俗话说,“画如其人”,我国古代就有以人品评作品之说,如唐代大诗人李白有正直不阿的品质,豪放的性格,气度不凡,所以能写出气壮山河的诗篇,唐代书法家颜真卿有忠贞爱国、刚直豁达的气质,他的书法如其人,具有刚劲、浑厚、大气磅礴的特点。北宋画家范宽,本名范中立,因待人宽厚,心胸坦荡,人称“范宽”,他画如其人,具有雄浑厚重,气势磅礴的特点。画家的气质决定了他的作品水平。画家的“气质”是由他所处的时代、他的思想品格、知识范围及其对生活的观察与认识的程度决定的。那么,是不是说,有了范杰的大气,就有了其气韵生动的冰雪山水了呢?事情也许并非如此,一个画家的气度,思想的高度只是决定了他画作的思想和深度,这个思想的高度必须经过气韵生动的形象表现出来。

       这就要求画家有敏锐的观察力,热爱生活,熟悉生活,充满激情,要求画作要有良好的构图和布局,做到气势的连贯与充分。“气韵生动”主要体现在笔墨的运用上,李可染先生说:“可贵者胆,所要者魂”。笔墨的目的要达到“气韵生动”。关于“气韵生动”古人有论述很多,如明代唐志契说:“盖气者:有笔气,有墨气,有色气,而又有气势,有气度,有气机,此间即谓之韵”。唐岱《绘事发微》中说:“凡物无气不生,……有气则有韵、无气则板呆矣,气韵由笔墨而生,或取圆浑而雄壮者,或取顺快而流畅者,用笔不凝不弱,是得笔之气也;用墨要浓淡相宜,干湿得当,不滞不枯……苍润之气欲吐,是得墨之气也,不知以法,淡雅则枯涩,老健则重浊,细巧则怯弱矣,此皆不得气韵之病也。”我同范杰先生曾探讨,为什么中国书画界多长寿者,我说:“书画家从小就在练一种气功,这就是笔墨运用之气功,这种气功成就了许多的画家,又成就了他们茁壮的身躯,这就是书画家长期在艺术实践中,严格训练出来的一种力透纸背、韵味十足的特殊气功。范杰对这种气功的演练可以说到了痴迷的程度。有一次,凌晨两点多的时候,他给我打电话,我被吵醒了,以为有什么急事哩,他却说,经过冥思苦想,灵感来了,画了一夜,两点钟完成了一幅得意之作!可是,当我提醒他这是凌晨两点的时候,他却有些不好意思了。

       范杰早年毕业于泰山学院美术系,后又去中央美院进修,是科班出身,受过细致严格的绘画理论的沐浴,不乏气韵的理论。可贵之处是他能把宽阔的胸怀和所学的理论,在不断的绘画实践中,揣摩提高,创作出了一批大气壮阔、气韵生动的作品。他的许多冰雪山水画呈现出宏大、壮阔、气势不凡的特点,这是他气韵生动的突出表现。

       这方面,他有两点是很拿人的。一是作品的灵动性。他的作品《悠悠岁月》《幽谷雪韵之一》《大街》,用极其细致精道的笔法和夸张写意的墨色,创造出的灵动性很强的作品,给人一种灵动万千,奇妙无比的感受。二是作品的雄浑大气。他的《泰山之尊》《天山印象》等作品雄浑幽深、气势不凡。

       人总是要有点精神的,画作是否也如此?当然是,画家的画作能否传神,有没有神韵是衡量一个画家是否成熟的重要标志。这里的“神”是指对象之神呢,还是指主体之神抑或二者兼指呢?当然是二者兼指。事实证明:“传神”之作既为人所创新,就必是黑格尔所言“诉之于心灵的精神产物。”被艺术家之慧眼所发现,假其手所传达出的对象之“神”必然会烙上创作主体之“神”的印记。正所谓:“物之神必以我之神接之”方有艺术中“神韵”的产生。客观美的精粹集中,与画家的精神境界经过高超的加工,才能达到其最高境界的“神韵”。

       这让我想起了“画龙点睛”的典故。南朝梁武帝时期著名画家张僧繇擅作人物故事画及宗教题材画,尤精肖像,在风俗画创作方面,他也是个高手,兼工画龙。梁武帝好佛,广建寺庙。庙中壁画多命其绘之。相传,他在金陵安乐寺画有四条白龙,龙体、背景全都画成后,气势非凡,引来观者如潮,但人们看来看去,赞美之余却发现:怎么都没画眼睛呢?会不会画家太累一时疏忽?疑惑不解的众人跑去问画家,答曰:“一点上眼睛就会飞去”,大家不信,以为画家故弄玄虚,坚持要他给龙点睛。他被缠得无法脱身,只好照办。果不出所料,画家的神来之笔刚刚点了二条,顿时电闪雷鸣,惊天动地,二条白龙竟然活了,轰然破壁腾空飞去,在场的人们个个惊得目瞪口呆。从此“画龙点睛”的典故连同张僧繇的大名扬播天下。可见,“神”在画中多么重要!而这种神韵和意境是情景交融的结果。达到情景交融的效果的途径用顾恺之的话说就是“迁想妙得”!画家作画之前首先要观察研究对象,积极调动想像力和联想,设身处地去揣摩、体会对象的精神状态和实质特征,此即所谓“迁想”。同时,在逐渐了解和掌握对象的思想感情后,经过分析、提炼即裁剪组织,获得艺术构思,“妙得”也就应运而生了。卢禹舜说:“‘神’存在于画面结构的最深处,看不见、摸不着、说不清,但能体验得到、感受得到,不光画家能感受到,观赏者也能感受到。具有艺术魅力与深刻的内在涵量。是审美主客体双方美感沟通与契合的撞击火花,是画家心灵与欣赏者心灵的互为感应,这时作品才能引起人们精神上的漫游,视觉形象从而更增添了新质。”因此,要做到有神韵,要求画家有敏锐的观察力和丰富的想象力,有对具象的深刻认识和把握,有与时代同步的真挚的思想感情,使自己的画作具有明显的个性特征,具有强烈的陌生化效果。

       这一点上,范杰是做到了。前一段时间,我们一起到了永州的舜德书院,在我们游书院盛景观九嶷山雄姿的时候,范杰却在仔细观察、体味着其中的神,其中的韵,在我们小酌之后,他胸有成竹,挥毫泼墨,仅仅用了一个半小时,一幅南方九嶷山雪景图,就展现在书院主人若隐先生面前。

       那么范杰冰雪山水的神韵和意境主体体现在什么地方呢?这就是其画中表现出的壮阔而崇高,宏大而幽远。《幽谷雪韵之二》,苍苍莽莽,壮阔而幽远。《万里长城永不倒》把人的视野带入了气势如虹、壮远崇高的意境。而《眺望黄河壶口》,则给人一种雷声阵阵、奔腾壮阔的感受。

       在古代雪景山水画技法发展中,以六朝梁张僧繇雪山红树图的留白法及粉染山头法为最早,度物取象,形色兼具;唐代王维的《雪溪图》破墨法改单线平涂的画法为墨色有深浅层次的画法;五代南唐赵干江行初雪图的弹雪法将白粉弹作小雪;北宋范宽的《雪景寒林图》是以绢色充当白雪。宋徽宗赵佶《雪江归棹》用的则是勾皴法;南宋梁楷《雪景山水图》用的则是淡墨法。总的看,雪景山水画两宋时期达到了鼎盛。其后的元明清,仅着力摹绘程序化,没有新的突破。旅居海外的张大千游历瑞士雪山后,以现代绘画语言诠释中国画的魅力,成功地将西方抽象与中国传统艺术交融,走向了世界画坛。国内的于志学和陈侃大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就有称“黑龙江的于志学,吉林的陈侃大”;于志学的“冷文化”,陈侃大的“暖意境”;于志学的“冰”,陈侃大的“淞”,都创造出了新的雪景山水画技法,极大地发展和丰富了雪景山水画千年来的空白。范杰是研究和鉴赏过古代和现代冰雪山水画法画技的,显然,“借地为雪的”方法对他是有影响的,北宋范宽的绢色为雪方法对他同样是有用的,他在承袭古人优秀绘画传统的基础上,找到了自己的艺术语言和技法,这就是刘士忠先生所说的,用细致入微的笔法和丰富多变、冷暖相宜的墨色对山的景物进行详尽的描绘的特殊的留白法,这让他得心应手,频频成功。使他的冰雪山水充满着生机和绿意。他自己在谈到创作体会时也说,其画:“山骨树骨雪融融,杂草碎石冰之中,看似清冷天地寒,却有凉意透春风。”

        如果说,把冰雪山水画的意境用赤橙黄绿青蓝紫七种颜色来表示的话,范杰冰雪山水画的意境用一个字来表示,就是一个“绿”字,是冰雪山水的那种生机和萌动。绿色在哲学上表示的是生生不息,表现的是生机与和谐,在美学上是一种生生不息、和谐统一的美感。故此,我认为,“绿”意境是范杰冰雪山水画的最大特点,《江南春季》《云深不知处》《春季》《云南玉龙雪山写生》等不正是这种意境的写照吗?范杰曾说过,下一步,他要专门画一些江南山野绿树的雪景,是不是也有这种寓意呢?

      范杰的冰雪山水画,“外师造化,中得心源”,很好地体现了“天人合一”的中国哲学思想,创造了情景交融的“绿”意境之美。工笔与写意相结合,又加入了西方油画风景的特点。让如实的、逼真的冰雪山水猛烈地冲击着我们的视觉。让我们在一种如临其境的审美经验中收获了许多许多。

       范杰把耕耘的天地选择为冰天雪地,就有在这里栽种精气神的毅力、水平、激情和能力,有迁想妙得的途径,这精气神种下去,已经给出了丰硕的果实。这种精气神不断地种下去,一个更高大的画家的形象,显然会展现在我们面前。


                                                                         

                                          张洪兴:淄博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著名作家

                                                                                                   


地      址:山东省淄博市高新区柳泉路296号      邮编:255086
电子邮件:fanjiemeishuguan@126.com                               
版权所有©2019 范杰美术馆